大人物小玩具 – udn 聯合新聞網



2017-04-20 14:23

分享

【Produced by Gershwin Chang Text by Daniel Tsai、Pairs Lee、Pattie Chu、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s by Cheng-Yao Tsai、Allen Lin】

駕馭經典 高景炎

或許很多人會覺得老車是高不可攀的收藏,只有有錢人才可以享受的消遣,但對高景炎來說,當你擁有一部經典的老車,駕駛它的感覺,彷彿是與時間對話,感受是與駕駛新車完全不可等同比較的;而這種感受,只有掌握老車的經典方向盤才會知道。

在高景炎家中與他見面,好像有點不得不然,電話中的他笑說「應該沒有其他受訪者的收藏品,有我的大吧!」於是乎為了遷就受訪者的「大玩具」──老車,我們直奔他在林口的家中。不過一見到他,立感不虛此行,除了攝影師有「見到偶像」的感動(他說:我小時候都是聽他的NBA球評耶!)之外,看到高景炎對於大玩具的細心照顧,其實是挺有趣的畫面。

說起玩車,高景炎笑說這是「重拾童年」的閒暇活動,「其實我小時候就非常喜歡車子。」高景炎說,大概在他4、5歲左右,做生意的父親常出國出差之餘,帶些玩具回來給他,「對小時候最深刻的記憶,就是我所擁有、大約超過上百輛的火柴盒小汽車,這讓我童年過得其實還滿愉快的。」可是稍微年長一點,開始對運動感興趣後,逐漸失去了「把玩」其他東西的時間,「等到我開始不再打球的時候,我退休、進社會開始做事,結婚、有了小孩,稍微開始有一點自己的時間,我才開始把我當初喜歡車子的那個熱情再找回來。」高景炎笑說因為家庭,把跟朋友出去玩、應酬通通擱下來了,「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家裡陪小孩,剩下的時間就可以拉出來摸摸自己的車子。」

分享

一開始,高景炎玩的是BMW,最高峰的時期手上擁有大約7輛車子,「都是七○、八○年代的。」他說一開始喜歡老車,是喜歡它的「機械感」,「不像現代的車子操控通通電子化,那時還可以透過自己改裝來追求性能的極致。」高景炎覺得BMW是個很好玩的「玩具」,改動力、改外觀,「一路下來,我才發現這是一條不歸路。」一開始玩八○年代的BMW 3系列、5系列,但總覺得路上都是這些車,沒有獨特性,「我就去搞了台更舊的──73年的2002,我就覺得很特別、很有感覺。」為了讓車子「獨一無二」,他把2002全部拆解,重漆、重烤,「全部重來。」甚至因為當時才6歲的大兒子喜歡橘色,還把整台車烤成橘色。

為歷史保存經典 「我本來想說那輛車就不要賣了,一直留著未來可以留給我小孩開,可是我開著它環島了幾次,總覺得開著它有點辛苦──又沒有冷氣,其他什麼都沒有,我想以後小孩應該也不會喜歡這台車吧!」這時的高景炎從速度感的BMW逐漸轉向,想要找輛兼具舒適性與品味的老車,這時他遇到了八○年代的BENZ,「於是我決定『轉隊』,回歸經典。」

現在的高景炎手上有3部BENZ,一部88年的300 CE用來代步,「開起來很舒適,尤其我這麼人高馬大的。」另外兩輛則更符合他對老車的想法──有點個性、有點個人品味,一輛是88年的560 SL敞篷車,「據說是當年王又曾開過的。」而另一輛更有歷史──85年的S Class,這輛是當時很有名的改裝廠Koenig Specials的作品,而曾經擁有它的人更是有名──獨臂刀王「王羽」,「這輛車我收來大概快一年,現在正在努力地讓它恢復當初的風華。」說起車來如數家珍,跟他分析NBA不遑多讓,足見高景炎對老車的熱愛。

「玩老車的確是需要耐心,因為你要把車子回復『原狀』,這不但需要時間,更需要師傅的巧手。」高景炎說,年輕時面對車子,你總是會想把車子的性能發揮到極致,「只要能讓車子改得比新車還要快,就很有成就感。」但年紀稍長,他說心態也跟著逐步改變,這時追求的不是速度感,而是「經典」,「你會希望看到最原始的車輛,保存那舊有的感覺才是最真實的。」他舉例就像那輛王羽開過的S Class,總覺得自己並不是「買下了」那部車,而是為歷史在「保管」那部車,「不管是曾經開過的人,或者是原來改裝的車廠,對於那個時代都有獨特的意義。」

把560 SL敞篷車開出來讓我們拍照的同時,高景炎特別把引擎蓋打開跟我們介紹他的「手跡」,「平常我不隨便打開來給別人看的!」就像是小心翼翼地打開自己藏寶箱的小孩,這時高景炎的笑容,特別燦爛……

分享

腕上的寶庫 鍾志成

鐘錶收藏對男人來說也是有如玩具一般的賞玩趣味, 當然,我們是指對鐘錶有興趣或有研究的人,才能懂得其中的樂趣。

先別說些難懂的術語,一般大眾對所謂鐘錶收藏的基本認知是投資保值,而且是知識門檻相當高的投資標的。沒錯!就是因為難度高,所以獲得的成就感更高,相對付出的學費也高,但是只要練就精準的判斷力,在這個領域絕對能穩紮穩打,用知識換取寶藏,這可以說是「知識寶庫」最寫實的印證。

我們訪問到鐘錶收藏家鍾志成,他主要的收藏標的都是Omega歐米茄的古董錶,雖然在錶界不算太資深,但是已經擁有超過300只古董錶,採訪當天帶來手邊的錶就有60只以上,主要都是歐米茄,其他收藏多數放在銀行保險箱,光看這幾十只錶款就讓許多人望塵莫及,其中價位從10幾萬到30幾萬都有。

鍾志成說,之所以會掉進收藏鐘錶的深淵,源自小時候父親購入一只機械錶。當時父親在軍中擔任士官長,每個月薪水只有2,000多,卻花4,000多買了一只英納格(Enicar)。他從小到大雖然只戴過電子錶,卻不知道為什麼,對陶瓷、鐘錶等傳統的工藝品卻深感興趣,直到30歲之後有了點經濟能力,才開始購入古董機械錶,這與他父親當年的對手錶的喜愛有點雷同,只是到他身上發揚光大了。 小東西大學問 鍾志成一開始是從台灣商家購買古董錶,收藏一段時間後,手上已經有40到50只錶款,愈研究愈發覺,自已的錶與國外藏家的相同款式有點不同,原來自己的錶多數是整修過的,相對比較不是原汁原味的古董錶,價值也較低,因此將這些錶全數拋售,甚至半價賣回原來的商家,光是這樣就賠了二、三十萬的學費。後來他透過網路與國外的藏家認識,才造就現今的收藏規模。

分享

為什麼會專門收藏歐米茄?鍾志成說,歐米茄的價格較親民,但是投資報酬率其實跟勞力士相當,也就是兩者(古董錶)行情上漲的幅度差不多(勞力士近代錶的炒作空間更大)。他說自己並不是出身富裕家庭,都靠自己的薪水在支持收藏嗜好,所以歐米茄相對容易入手,而且歐米茄官網上就有許多早期歷年錶款的詳細圖鑑資料,具有很好的研究參考價值,應該不算太難(雖然門檻相對較低,但是要變成一本活年鑑也不容易)。

有了先前的教訓,鍾志成從國外藏家身上學會鑑識古董錶,後來只要有好的錶款出現,他都照單全收,「即使跟媽媽或老婆借錢,也要買到。」

他笑說自己沒有別的嗜好,也不重物質享受,又沒有小孩,所以把這些投資收藏當成終身的目標,「未來也可以靠買賣手錶養老。」不過他現在幾乎只進不出,只有需要籌錢買更好的錶款時才會出清一些基本貨色(還很多人搶著要),真的是很單純的愛好,而且收藏愈久價值愈高(以後古董錶只會愈來愈少),跟一般的投資型收藏家不一樣,比較沒有炒作的風險。

「機械錶只要好好照顧,不要摔、不要碰水或受潮,都可以一直保存下來,真的是很好維持的收藏品。」當然,前提是要有他那鷹眼般的鑑賞力。

分享

【君子雜誌第140期】

Esquire君子

ESQUIRE的形象是成功具有社會地位,關切周遭環境並懂得享受生活的男人。本刊旨是為充滿好奇心有自信的男性量身打造,能夠引領男士生活風格的雜誌。其內容包羅萬象,挖掘流行時尚與國際文化時事,帶給當代男性他們想知道與該知道的各種趨勢與資訊。

こんな記事もよく読まれています





コメントを残す